分站导航: 黑龙江 辽宁 山东 内蒙 山西 河南 河北 浙江 江苏 湖南 湖北 福建 新疆 广东 广西 云南 贵州 甘肃 青海 西藏 更多
最新公告:
中国品牌培育推广网是一个高端媒体平台,2018年决定在全国各地设立市、县、乡镇级工作联络站,负责当地的宣传推广、南北项目的合作对接,诚邀全国有前瞻眼光的有识之士加盟,利用好这个平台圆你多年的梦想。微信:zy15846612779微群:订单回收交流 /手机15045668565。农业订单种植回收有:酒高粱、糯高粱、南瓜、糯玉米干粮。
消费投诉
以法维权
消费指导
消费投诉
市场调研
品牌诊断
品牌策划
品牌培训
品牌效应
危机公关
提升诊断
从菲律宾劫案看人性化管理
收购事件或导致徐氏家族丧失…
腾讯的互联网整合“关系”营…
微博的“新浪式”营销策略探…
联合利华四大狠招营销本土日…
开心网之开心式口碑营销
地书书发展
地书书法作品展在省图书馆举…
科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
首届中国演艺科技高峰论坛在…
第五届《新人力》论坛将召开…
首届“中国农业论坛”将于1…
第五届“环渤海区域法治论坛…
冯小刚一张画不值1700万
广州车牌竞拍个人均价22822…
实物拍卖
2012年生肖龙票转手五倍价钱…
关于公示2010年拍卖企业资质…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
消费投诉 首页 >消费投诉>消费投诉
江苏4家合作社挪用2500名农民亿元存款放高利贷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2/10/25 14:43:56

人民网-人民日报


宋嵩绘

核心提示

负责人下落不明,2500多名村民的上亿存款不知所踪……江苏连云港市4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资金链断裂事件日前引发社会关注。10月24日,记者从当地获悉,目前案件仍在全力侦办中,受牵连农户已部分得到兑付。

“正规”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为何会关门歇业?遍地开花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运营存在哪些问题?

“正规”合作社突然关门,村民上亿存款蒸发

“政府批准成立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开业两年多了,我们以为它没多大风险,就在2011年1月开始,把钱存进去了。”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五队乡村民胡可章说,他家陆陆续续存了26万元在“五队乡咱们农民资金合作社”,月息1.5分,还有年底分红。

在胡可章看来,这比存在银行划算多了——2011年底,他从合作社拿到了5万多元的利息和分红。

同样看着合作社的高收益而把钱放在合作社里的,还有灌南县汤沟镇的宋怀军。

他说,3年前,汤沟镇兴农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开业的场面相当热闹,“灌南县委农工部领导都来剪彩”。镇上的业务员开始推广合作社时,村民们都不相信,但看着这家合作社办了两年,一些把钱存在里面的人也拿到了利息,还有电脑打印的单据,“看起来蛮正规的”,宋怀军也存了4万元钱,坐等获利。没想到,还没等到年底拿利息,合作社就出事了。

10月13日,加入汤沟镇兴农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农户举报“老板跑路,拿不出来钱”。灌南县政府接报后马上介入调查,一举查封了4家挪用村民存款的合作社。据统计,这4家合作社共涉及约2500名储户,储额达1.1亿元。

违规放高利贷,致资金链断裂无法兑付

对于受牵连的合作社农户,10月21日,灌南县政府宣布,将拿出4300万元进行兑付,截至24日上午,已兑付2100多万元。

没能实现互助,政府反要贴钱,这些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合作社成立需要农工部的同意。由于是非营利机构,还要在民政部门登记。”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业务主管部门——灌南县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梁公祝说。据了解,所谓的村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建立的初衷是为了支持“三农”发展,解决农民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并且明文规定合作社资金必须用于农业生产,因此被称为农村金融创新的示范。

但调查表明,灌南县4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工作人员却违规操作,用高额利息方式吸储,将本该用于农业生产的储蓄资金挪用至江苏龙诚集团用作他途,并收取高额利息,赚取利差。然而,龙诚集团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四家合作社无法正常兑现农民的钱,其中三家合作社直接关门。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侦办此案,4家合作社11名涉案人员已经归案,犯罪嫌疑人江苏龙诚集团董事长王某正在被公安机关网上追捕。

据介绍,此次政府兑付,5000元以下全部退还;1万以下按90%兑付;1万至5万按60%兑付;5万至10万按40%兑付;10万至50万按30%兑付;50万至80万兑付20%;80万以上按10%兑付;所有社员剩下部分在2013年10月兑付50%;2014年10月再兑付剩余全部存款。宋怀军说,要到27日自己才能拿回第一笔钱。

做假账欺骗监管部门,运营无专业监管

虽然有审批和相应的规章制度,但在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财经大学教授陆岷峰看来,这种缺乏有力监管的合作社模式,出现问题在所难免。陆岷峰说,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并不是一家金融机构,表面上从事金融业务,但实际上并不在银监部门的监管范围内,通常情况下,由市、县级农工部负责监管。“由非专业的机构来监管专业的事,很难做得好。”他说。

灌南县五队乡人民政府纪检委员刘学富也对记者说,尽管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被要求设在农村,但乡镇一级的政府部门实际上没法监督。“这个组织是民政部门审批的,县农工部可能在业务上给予一定指导。应该说这一块跟我们乡政府几乎没有什么接触,游离于我们乡政府的监管之外。”

梁公祝也表示,正因为农工部确实不具备监管的专业能力,才会被不法分子利用。他透露,警方调查发现,一直以来,这4家合作社的负责人一起做假账欺骗监管部门。他说,虽然合作社的监管部门是农工部,但农工部工作人员都没有金融工作经验,“不是专业的监管人员,又缺乏专业的手段,所以监管当中肯定会有漏洞”。

警惕漏洞但不因噎废食,需细化农村金融创新监管

“在江苏,作为金融创新试点,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已遍地开花。因此,灌南事件值得相关部门好好总结。”遍地开花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存在监管漏洞,对此陆岷峰认为,作为新的金融方式,不应因噎废食。

他说,成立合作社是一件好事,只是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偏差,应该在监管上下功夫。“金融监管,监管人的水平应该高于经营者的水平,才能实施有效监管,比如县市的银监部门。非专业性的监管是难以实现监管效果的。”陆岷峰认为。

连云港东方农村商业银行行长徐建中认为,灌南县农民资金合作社发生的事件,违背了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的原则,从而产生了风险。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合作社设立时门槛偏低;二是缺乏切实有效的合作社章程;三是没有严格执行合作社章程;四是政府批准成立了,但缺乏有效监管,以至于部分合作社演化成了高利贷机构。

曾任江苏省人大常委的丁解民建议,政府应尽快明确金融办、人民银行、银监等部门在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建设和发展中的监管责任,切实加强和改善对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监管,细化制定相应的监督管理标准和监管措施;将其纳入区域金融风险分析和预警系统,确保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健康发展。

本站部分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该企业负责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CopyRight 2004 中国品牌培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黑ICP备07058343号